对话小泽:安倍还能扛多久?
  

    见到小泽一郎,总感觉他有点苦命相。
    90年代初,由于海部俊树首相推行政治改革失败,遭到自民党内许多人的反对,因此他拒绝连任党总裁,并因此辞去首相职务。当时的自民党副总裁金丸信向小泽一郎反复游说,希望他出任首相。当时担任自民党干事长的小泽以自己只有49岁,太过年轻为理由拒绝出任首相。这是小泽第一次与首相位子失之交臂。
    离开自民党后的小泽,在10几年间,先后组建了4个政党。2006年,小泽出任民主党主席。2009年5月,民主党在小泽的领导下迅速成为日本最大野党,并与自民党争夺天下。就在民主党夺取政权的前3个月,突然有人告他接受建设公司巨额政治献金,结果小泽被迫辞职,鸠山由纪夫捡了一个便宜,当上了民主党政权的第一任首相,而小泽第二次与首相位子失之交臂。虽然事后东京法院认定小泽无罪,但是在判决书下来时,小泽已经被野田政权赶离民主党,沦为村氓野夫。

独立博客:

独立博客

     一次是自己不想当,一次是别人不让他当,小泽就没有“首相命”。
    4日,在日本记者俱乐部的记者会上,日本新闻网记者与小泽的距离是1.5米。望著他的脸,发现脸臃肿了些,而身体瘦了很多。记者会的主持人调侃说,小泽先生在1969年,作为当时日本最年轻的国会议员(27岁)开始从政,到今天为止,已经连续当选15届,从政整整45年,在现任近800国会议员中,小泽是资格最老的政治家。安倍首相当选自民党议员时,小泽已经是自民党干事长(党的第二号人物,实际运作者),也就是说,安倍当时作为自民党候选人继承父亲的票田参加议员竞选,是小泽批准并推荐的。所以,要请小泽先生给日本政治把把脉。

 

 


    整个讲演过程,小泽先生没有笑容。在讲演完之后,日本新闻网记者获得了第一个提问的机会。记者提了两个问题:第一,中日关系到底怎么办?第二,安倍首相还能当多久?
    小泽先生在记者回到座位坐下后,开始回答第一个问题。他的答案是:“历史问题是目前中日两国最大的障碍,也是日韩两国关系紧张的一大原因。但是在历史问题上,安倍有其个人的认识和做法,这些认识和做法根深蒂固,导致了日中、日韩关系的紧张,也是导致美国政府对安倍政权感到不安的一个重要因素。因此,要在安倍内阁中改善双边关系,我是不抱希望,也觉得是不可能的。改善日中关系的最善办法,除了对话以外,没有其他更好的途径。”他说:“中国在有些方面做得也有问题。”
对于“安倍首相还能当多久?”的问题,小泽先生说得也很实在。他先从日本的选举制度讲起。他认为,如果日本继续保持小选举区制度的话,野党不管如何折腾,是很难推翻安倍政权的。因为这种选举是对安倍领导的自民党有利。但是,有一种情况,会让局势出现逆转,那就是野党实行大联合,在各地选拔和培养统一的议员候选人,让野党统一候选人与自民党候选人一对一竞选,那完全有可能让自民党下台。
    小泽也认为,决定安倍有可能提前下台的最主要因素绝对不是外交,而是内政:一是日本经济出现大的滑坡,二是他计划通过宪法解读来决定行使集体自卫权的做法遭到了多数国民的反对和讨厌。小泽称,日本的国民性常常会因为某一个小小的事情会对政治家突然失去信心,舆论也会突然改变。所以,虽然很难保证安倍首相会长期执政。
    小泽进而分析称,今年还剩半年,从目前的情况来看,安倍在今后半年间突然辞职的可能性不大,他当首相当过年应该是没有问题。关键是明年,明年内政外交会发生什么事,谁也无法预料。如果经济大滑坡,或者没有出现国民所期待的业绩,那么安倍的支持率会急剧下降,同时自民党内也会出现拉他下马的行动。因此,安倍在明年9月的自民党总裁任期结束后,能否获得连任是关键。自民党内忍耐了好几年的那一些被边缘化的政治家们一定不会轻易放弃自己的选举权益,一旦安倍没法当选党总裁,那么也就意味他必须辞去首相职务而下台。
    小泽一郎的口吻认为,安倍再当一年的首相应该没有问题,但是到了明年9月份,一切就难说,一切均有可能发生。
    作为擅长于选举的这一位“政坛枭雄”,以他在国会待了几十年的经历和经验,小泽一郎的分析还是有理有据。
    记者在提问中,特意向小泽说了这么一段话:“在过去10几年间,我们一直期待小泽首相的诞生,很遗憾,至今还没有看到美好的结果。但是,我们的这一份期待依然热烈。”小泽回答说:“我并不是希望安倍首相尽快下台,但是我很期望野党实现大联合,确定两大政党体制,防止民主体制变为独裁体制。为了这一个目标的实现,我期望在下一次的大选中还能获得大家的支持,我会为维护民主体制一直努力到死。”(日本新闻网记者)
 

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专访
  

    从政坛引退半年后,在中日关系处于胶着状态之中,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在今年5月接受香港凤凰电视台的采访,谈到尖阁列岛(中国名:钓鱼岛)的主权问题时,他认为:“日中双方都认为尖阁列岛是自己的领土,这也是理所当然的。从中方来看,说日本窃取了尖阁列岛也有道理。中方认为,开罗宣言包括归还尖阁列岛的内容,尖阁列岛自然存在主权纷争”。
    针对鸠山的发言,安倍内阁的大管家、内阁官房长官菅义伟作出了如此严厉的批判:“作为一名担任过首相的人,说出这样的话,我们感到愤怒。”当然,日本的一些周刊杂志,也立即送了“卖国贼”的封号给鸠山。鸠山的家门口一时出现了右翼的抗议车队。而民主党中央,更是计划要开除鸠山的党籍。
     那么,鸠山前首相为何在尖阁列岛问题上要替中国说话?8月下旬,鸠山前首相在东京的个人办公室里,接受了日本新闻网总裁徐静波的专访。

 

 

 

    日本新闻网:前不久,您在接受香港凤凰卫视的采访中,就钓鱼岛的归属问题发表了自己的见解,也因此遭到了日本政府和舆论的批判。我觉得您作出这样的发言,并不仅仅是想陈述一段历史事实,而是为了寻找中日两国解决钓鱼岛问题的一种途径。
    鸠山:正如你所说的那样,日中两国是无法搬家的邻居,在历史长河中,大多数时间是处于一种友好和合作的时代。日本接受了中国的文明,也因此形成了自己的文化。同时中国的国家制度、行政体制也被引进到日本,造就了日本这么一个国家。日中两国正因为有如此长期友好的交流,才一起走到了今天这一步。虽然在近代有过一段日本侵略中国的历史,但是我们依然希望在我们这一代能够重新恢复过去那一个友好合作的时代。社会上也有一种喜欢和不喜欢中国的议论,但是对于影响了日本几千年的邻国,我们更多地需要以一种相互尊重相互理解的精神去看待,看待这一个高速发展中的国家。日本过去发动的那一场侵略战争,给中国人民带来了巨大的痛苦和损害,我们时刻不能忘记这一份愧疚,要从内心彻底反省自己,以一种面向未来的精神,去推进两国的友好。

     今年1月,我去了南京,参观了南京大屠杀遇难者纪念馆,了解了这一段悲惨的历史。我觉得,日中两国更多地需要增进相互之间的了解,尖阁列岛(注:钓鱼岛)问题也一样,日本政府有自己的主张,这是可以的。但是,中国也有中国的主张,因此相互之间需要倾听对方的声音,了解对方的立场。如果单方面认为自己的主张是正确的,不需要去倾听对方的主张,这样的话,一辈子都不可能解决问题。我觉得,相互之间建立对话的渠道很重要。如果一下子解决不了的话,暂时搁置起来,就像周恩来、田中角荣、邓小平等先哲们当年所奉献的智慧那样,搁置主权。

     我不久前访问北京的时候,特地会晤了邓小平与福田首相会谈时的中方翻译林丽韫女史,询问了当时会谈的情况。双方首脑当时没有就尖阁列岛问题签署什么备忘录,也没有写成文字,是以一种信义达成了“搁置主权”的共识。如果说“没有文字记载,就没有达成共识”,因而否定“搁置主权”共识的存在,这是不应该的。邓小平后来访问日本,签署了日中和平友好条约,邓小平先生与当时的园田外相紧紧拥抱的高兴情景,至今还印在我的脑海里。这样的友情,我们必须十分珍惜。虚心倾听对方的主张,这才是外交。不倾听对方主张,单方面宣布尖阁列岛不存在主权争议,这是对对方最大的挑衅。日本政府应该以柔软的态度,认真面对日中之间存在的问题,承认分歧,通过对话和协商来解决问题。如果一下子还解决不了的话,继续实施“搁置主权”的方针,让后代去解决。
     我也仅仅把上述的观点做了表示,但是还是被国民骂为“卖国贼”。我今年多次访问中国,与中国各方面人士进行了交流,中国方面有学者指出:“鸠山先生的发言,是出于维护日本国家利益的发言。”遗憾的是,中国的学者明白我的心意,日本国民却无法理解我的苦心。改善日中两国关系,不仅有利于日本,也有利于中国,真的很希望日本国民能够理解到这一点。如果因为有尖阁列岛问题,日本就可以借助于日美同盟关系,强化冲绳西南诸岛的防卫,可以部署鱼鹰运输机,这只能抬升尖阁列岛的紧张局势,对于双方都没有好处。当然我也希望中国方面能够克制,双方相互挑衅,只会使得问题更为复杂。因此需要两国冷静对应,通过首脑会谈,尽快找到解决问题的途径。

 

 

     

     日本新闻网:最近您应邀访问了北京,并与李源潮国家副主席举行了会谈。您和李副主席讨论了哪些问题?
     鸠山:与李源潮副主席的会谈内容,按照相互之间的信义,不对外进行公布。所以很对不起,我没法陈述会谈的内容。对于我这样一位已经离开首相位子,又离开政坛的人,李源潮副主席给予我如此高的厚遇,我是十分的感激。通过会谈,双方加深了友谊,也加深了相互了解,这是一次十分有益的会谈。

     日本新闻网:迄今为止,村山前首相一直被认为是日本的领袖,但是村山先生已经90岁高龄。接下来,鸠山先生是否应该成为新的“亲中派”领袖?
     鸠山:我感觉到,日本社会尤其是国会的政治家中,需要有一批了解中国,能与中国进行友好交流的人物,日中友好需要有一批这样积极推进两国关系发展的政治家。我愿意发挥自己的作用。

     日本新闻网:日本在政治和外交上向美国一边倒,并出现了一种“联美抗中”的倾向,但是在经济上却期望与中国保持紧密的合作,您不觉得日本政府这样的做法很矛盾吗?
      鸠山:日本现今的外交,正在采取“包围中国”的策略。从麻生首相时代开始,日本推行的“自由与繁荣之弧”的外交战略,期望与价值观相同的国家组成统一阵营,对价值观不同的中国实施包围。我觉得这不是外交,真正的外交应该是与价值观不同的国家如何寻求友好相处相互尊重,而不是制造敌对的关系。所以,从这一点上来说,安倍首相的包围中国的想法,是幼稚的,也是不可能实现的,相反的会使得日本更加孤立。就拿越南来说,虽然在领土问题上与中国有对立的一面,但是双方在其他的领域正在开展紧密的合作,求大同存小异,这才是外交。我不喜欢你,因此不与你交往,这就有点孩子气。所以日本不应该再推行“价值观外交”,而是应该推行 “友爱外交”。

      日本新闻网:最近,安倍首相正在积极推进行使集团自卫权的宪法新解释,甚至准备修改宪法,对此您有什么看法?
      鸠山:安倍首相期望通过对宪法的一种新的解读,来确定行使集团自卫权的合法性,但是我觉得这样做会遇到许多的困难,不会那么顺利。我之所以感到有些乐观,首先是相信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不会同意安倍首相这一做法的。其次是修改宪法需要有三分之二以上国会议员的赞同,这不是一个简单的红杠数字。当然,安倍首相正计划首先通过修改宪法的投票数修正法案,然后再将修宪的赞同数从“三分之二”降到“一半以上”,从而达到全面修改宪法的目的。这一种危险性还是存在的。但是真的要修改宪法第9条的话,并非那么容易。我本人是赞成适当修改宪法的,但是日本宪法的和平主义原则和国民主权的原则是绝对不能改变的,这是宪法的硬性部分。我觉得软性的部分,譬如众参两院制度,随着国际环境的变化,作出一些适当的调整是可以考虑的。

     日本新闻网:您感觉到日本政治家和中国政治家有什么区别?
     鸠山:我很欣赏中国的干部培养制度,从地方的小城市的官员开始做起,不断地努力,不断地创造自己的业绩,一步一步地向上攀登,最后成为国家的指导者。这种锻炼的过程和训练能力的场所是十分需要的。但是,日本的政治家普遍缺乏锻炼的场所和机会,就如松下政经塾的那些毕业生,理论的水平很高,但是实际经验和执行能力十分的缺乏,遇到困难和问题,往往因为缺乏经验而未能作出最为妥善的处理。相反的,很少去考虑团队的利益,只是一味地追求自己个人的成功。如果是企业的经营者,管理过公司,处理过错综复杂的人间关系,知道如何经营,如何培养创造力,如何处理人间关系,这样的人成为政治家的话,他处理问题就会有很好的平衡能力和手段,而不会盲目,甚至个人意气用事。我觉得,日本政治家综合素质的下降,也是这20多年来日本一直走下坡路的重要原因之一。
 

公明党主席称日中气氛在变
  

       日本联合执政的公明党主席山口那津男, 9月24日 下午在日本记者俱乐部接受了日本新闻网采访,就尖阁列岛(中国名:钓鱼岛)问题表示,两国在领土主权问题上的主张各持己见,在短时间内要解决这一问题是比较困难的,需要时间,同时也需要培养两国国民的感情。他说,我们注意到中国方面的努力,双方的气氛在改变。
      山口主席说,日本公明党十分重视与中国的关系,从1972年的日中恢复邦交正常化前后开始,就与中国开始交流。今年1月,我也携带安倍首相的亲笔信访问了北京,与习近平主席举行了会谈。最近几个月,公明党的议员也访问北京,与中方交流意见。双方其实都在努力改善关系。习近平主席与安倍首相在俄罗斯简短的交谈,就是一个很好的象征。最近有联合国大会,10月份还有亚太首脑峰会,对话的机会还是有,我想两国的对话大门都是敞开的,安倍首相也是这么考虑。

 


      山口主席在被问及“您本人是否承认尖阁列岛存在主权问题?”时,他表示,我作为一名联合执政的党的主席,我只能说我遵循日本政府的立场,不便发表自己个人的见解。我们也注意到,最近一段时间,中国方面的要求和主张也在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行动也在改变,说明中国方面也在为解决尖阁列岛问题,改善两国关系作努力。我觉得,解决尖阁列岛问题,需要天时地利人和,需要两国领导人的智慧,也需要时间来慢慢解决。两国国民的感情也十分的需要照顾。总之,我们需要做些各种准备工作,为最终解决这些问题做好铺垫。我相信,双方会从两国的根本利益出发,顾全大局,以最佳的智慧解决好这些棘手的问题。
 

直问驻日美军司令
  

       12月6日,驻日美军司令安杰瑞勒将军在东京举行午餐会,日本新闻网记者也受邀出席。
       安杰瑞勒是一名空军中将,预先获得的资料说,他毕业于美国空军军官学校,曾是一名F-16战机飞行员,参加过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实际参战飞行时间达270个小时。2005~2007年间,任日本青森县美军三泽基地司令,2009~2010年升任驻日美军副司令。2011年7月,升任驻日美军司令。

 


       去之前,记者就想着要问他一个问题:假如中日两国为钓鱼岛开战,你怎么办?
       其实这个问题很傻,但是,记者实在想不出在这么一个场合,更直接更能刺激他的一个涉及中日之间的问题。
       安杰瑞勒司令官的座位就在记者的边上,手伸过去,可以钩到他的肩。

 


 

 

 


       午餐吃得是西餐,牛排。与其说午餐会,其实还是一个交流会。餐饮后,安杰瑞勒司令登台讲半小时,而参加午餐会的宾客提几个问题。
       安杰瑞勒司令说自己是第五次到日本任职,与日本防卫省和自卫队干部有着很友好的交流。他说,这一种交流,不仅是友人之间的交流,而且还是军人之间的交流,正因为有这样亲密的交流,才会有如今坚固的日美同盟关系。
       他说,日本自卫队中央快速反应部队司令部搬迁到美军横田基地内,美军帮助自卫队训练夺岛作战,都是在这样的交流中,达成了共识,得到了落实。
       但是,安杰瑞勒司令也不忌讳,目前驻日美军存在着三个问题,或者说困难。
       首先是驻日美军普天间基地的搬迁问题。由于日本政府一直未能在这一个问题上,给予美国政府一个肯定的准确的决定,因此也使得美军在亚洲地区的军事新部署计划受到了阻碍。
       其二,驻日美军官兵最近不断闹出犯罪行为,给日本国民带来了伤害,在冲绳更是遭到抗议,因此,美军的声誉在下降,如何强化对官兵的管理,是一个大课题。
       其三,鱼鹰运输机在日本的部署遇到了麻烦。虽然日本政府同意这一种部署,但是未能取得冲绳县民和县政府的理解和支持,训练飞行遇到了很大的抗议。
       安杰瑞勒司令说的三个困难,其产生根源,有2个显然是把责任主要搁在日本政府身上,因此让一些与会的日本人听了,心中有些不是味道。但是,大家还是照样喝茶。

 


 


       轮到提问时,记者早早地把一张写有问题的卡片交给了主持人,直接把问题向安杰瑞勒司令提了出来:假如中日两国为钓鱼岛开战,你怎么办?
       安杰瑞勒司令显然有些准备,他作了如下的回答:
       “在钓鱼岛(注:安杰瑞勒司令用日本的“尖阁列岛”表述)问题上,美国政府已经多次表示过立场,根据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的规定,美国负责的日本防卫的范围,是日本行政管理之下的区域,钓鱼岛目前在日本的实际管理之下,应该适用于日美安保的防卫范围。近日,米国上院正在研究这一个问题,想把相关的内容写入国防权限法,国会不同于政府,他们有自己的判断准则,我们没有发表评论的权力。作为驻守太平洋,尤其是驻守日本的美军,我们清楚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但是,我们不会提政府制定什么政策,提供什么计划。万一,钓鱼岛发生了什么事态,作为驻日美军,我们能够做的一件事,就是等待政府的意见。如果政府有命令要求我们介入的话,那么,我们会采取相应的防卫措施。
       我们也清楚钓鱼岛问题的复杂性。帕内塔国防部长在9月中旬访问了日本,也访问了北京,会晤了日本外务大臣玄叶,也在北京与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举行了会谈。帕内塔部长向中日双方都提出了一个呼吁,那就是应该通过和平的方法来解决岛屿争端。太平洋和这一海域的和平稳定,对于大家来说都有利,当然也包括中国在内。所以需要大家一起来维护这一种和平与稳定。”

 


 


       安杰瑞勒司令的这一回答,包含了三层意思:第一,美国承认钓鱼岛属于日本实效管理,因此认定这个岛屿适用于日美安保防卫范围;第二,中日如果为钓鱼岛开战,驻日美军是否会参战?需要得到华盛顿的命令;第三,美国政府还是期望中日两国通过和平的方式来解决争端。
       其实,听完安杰瑞勒司令的这一番话,记者觉得我们大可不必在乎美国上院(参议院)将“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范围”的内容写入国防权限法中,因为这是美国政坛的一贯立场,也是上下的共识,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但是,连日本都清楚,美国本身是无意于为一个钓鱼岛同中国作战,他们会觉得,美国士兵年轻的生命为日本去付出,不值得。
       那么,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能够帮日本做些什么?最新的动向,就是帮助日本自卫队训练出一支“准海军陆战队”,以便在中国军队攻占钓鱼岛之后,实现夺回这个岛屿的目标。对此,安杰瑞勒司令嘴上没说,心里比谁都清楚。
      午餐会结束后,记者给了安杰瑞勒司令的一个祝愿:希望你不要成为钓鱼岛问题复杂化的添乱者。

 

 

稻盛和夫自述拯救日航秘密
  

    2012年9月19日,日本航空公司(JAL)在东京证券交易所再次上市。这是这家日本最大的航空公司宣告破产2年7个月以来,第一次充满自信地宣布:我回来了!
    日本航空公司创建于1951年8月,最初以一个私有制公司的形式建立。1953年日本航空成为政府所有的航空公司。1987年日本政府将日本航空公司民营化。日本航空是目前全球第三大航空公司。
    2010年1月,日本航空公司因为经营陷入困境,不得不向东京地方法院递交了破产申请。为了拯救日本航空公司,日本政府邀请了有“经营之神”之称的京瓷公司创始人稻盛和夫出任日本航空的董事长,年近80岁的稻盛和夫先生欣然应诺。在他的领导下,日本航空公司接受了日本政府企业再生支援机构的3500亿日元的资金援助。同时,各交易银行也最终同意放弃5215亿日元的债权。日本航空公司在实施一系列“重建计划”后,在宣告破产重建的第二年,就实现了扭亏为盈。

 


    日本航空5月发表的2011年财政年度(到2012年3月止)的业绩决算报告显示,在过去一年中,公司不仅继续保持了黑字经营,而且纯利益高达1866亿日元,超过了2010年的记录,而且2012年度的业绩还将有大幅提升。
是什么手腕让日本航空在短短的时间里凤凰涅磐获得重生?10月23日,稻盛和夫先生在东京的日本外国特派员(记者)协会接受日本新闻网等媒体的采访时,亲身讲述了拯救日本航空的全部秘密。
    让我们记下稻盛和夫的这一自叙:
    1962年以来,日本政府的企业再生支援机构协助破产企业重建数,总共有138家,其中有将近半数的59家企业在重建过程中最终消亡,而重新获得上市的企业只有9家,而且从着手重建到上市的最短时间,也花了7年多时间。日本航空公司从宣告破产重建到重新上市,只用了2年零7个月的时间,所以许多人不相信我们,认为我们有些虚假的动作,而且还断言一定会出现第二次破产。
     我想,媒体的怀疑是有根据的,因为日本航空公司在过去的几年中,已经宣布过多次的重建计划,但是最终都没有实现,最后不得不选择破产。但是,我在这里可以很自豪地告诉大家,2011年度,我们的纯利润达到了1840亿日元,预计2012年度将会达到2490亿日元,能获得这么高利益的航空公司,在全世界为数很少。而且,公司重新上市后,政府通过再生支援机构支援我们的3500亿日元的资金,我们不仅已经全额偿还,而且还多给了3000亿日元,在政府财政困难的情况下,这也算是我们对于国家的一份贡献。

 


 


    日本航空公司为何在这么短的时间里获得新生?许多专家学者正在研究探讨其中的秘密。我想,除了金融机构免除了公司的债务,政府也提供了重建支援资金,还有广大的股东给予的理解和支持之外,如果一定要说到秘密的话,这秘密会有5个。
     第一, 是我零工资的奉献给了全体员工以很大的精神鼓励。我接受政府的邀请出任公司董事长时,已是80岁的老人,在许多的员工眼里,我是他(她)们的爷爷、父亲或叔叔,我一生与日本航空公司没有什么关系,却愿意不领一分钱的工资为日本航空公司的重建奉献最后的力量,给了全体员工一个很好的榜样。
    第二, 按照政府再生支援机构的重建要求,日本航空要裁员一部分员工,但是,同时也要保护更多的员工能够继续留在公司里工作。我之所以答应政府的邀请到日本航空公司来担任董事长,是认识到日本航空公司不能让它倒闭,不能让它影响日本经济,尽可能地保住更多人的工作机会。所以,虽然社会上也有些议论和反对担忧之声,我还是以一种历史责任感走进了日本航空公司。
    第三, 我担任董事长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要明确日本航空公司的经营目标,并将这一目标反复向全体员工传达,让每一位员工时刻牢记自己要做什么,公司要做到什么。这一做法,与我创建和经营京瓷公司、KDDI公司一样。我觉得,企业是为了全体员工的幸福而存在的,企业如果仅仅为了追求利益而不顾员工的幸福,那么员工的心就会离去。因此,只有把员工的幸福放在第一位,大家团结一心,经营者与员工的心灵产生共鸣,企业才能走出困境,才能获得健康发展。
    第四, 在日本航空公司,我用我的经营哲学和人生观,对企业进行了改革,尤其是对官僚体制进行了彻底的改革。日本航空公司之所以破产,是因为盲目的扩张和严重的官僚主义。现场与总部的渠道不同,现场的要求和问题反映不到管理层,所以,我首先对企业的经营服务意识进行了改革。
     我原本以为,航空公司最关键的要素,是拥有最先进的客机和最完善的设施。但是,当我成为日本航空公司董事长后,我发现,给乘客提供一流的优质服务和舒适安全的飞行环境,才是最为重要的。因此,我深入到第一线现场,与乘客、与机长、与客舱服务员、与行李搬运员,与其他的地勤人员交流,一起商议提高服务质量的问题,一起研究如何改善客舱餐,制定了40个项目的服务内容,让员工和我一起拥有共同的价值观,拥有共同的经营理念,做到“物心两面”一致,日本航空公司新的企业理念也因此形成。
    让优秀的员工脱颖而出,选拔优秀的员工担任管理干部,培养一批年轻优秀的人才,也是我们十分重视的工作。因为只有这样,公司才能打破陈旧的官僚体制,让每一位员工树立起经营者的意识,建立起一种创新的公司规则,人人成为公司的主人。

 

 


 

    第五, 我担任董事长后,最为吃惊的是,公司的各项统计数据不仅不全,而且统计时间很长很慢,往往需要3个月之后才能搞全数据,以至于经营者无法迅速掌握公司的运营情况。所以,在对企业内部进行改革时,我特别关注统计工作。经过改革,现在各个部门的数据做到即有即报,公司详尽的经营报告,做到了一个月内完成。同时,对于公司内部经营体制实施了改革,实行了航线单独核算制度,并确定了各航线的经营责任人。
    许多人认为,企业的经营,最重要的是确立经营的战略,但是我认为,最重要的是那些看不见的公司风气和员工的意识。也就是说,如果每一位员工都能够以自己的公司而自豪,都能够发自内心地为公司服务,那么这一家公司就一定会发展的很好。相反的,员工成为批评家经常批评自己的公司,那么,这样的公司就一定会破产,经营者再努力也好不起来。
     所以,日本航空公司之所以能够走出困境重新上市,是因为在短短的2年多时间里,公司风气改变了,员工的意识改变了,员工发自内心地与公司同心同德同努力。所以,我要感谢我们的员工,是他(她)们辛勤的努力,才拯救了自己的公司。这才是日本航空公司获得重生的最大秘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