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月6日,驻日美军司令安杰瑞勒将军在东京举行午餐会,日本新闻网记者也受邀出席。
       安杰瑞勒是一名空军中将,预先获得的资料说,他毕业于美国空军军官学校,曾是一名F-16战机飞行员,参加过海湾战争和伊拉克战争,实际参战飞行时间达270个小时。2005~2007年间,任日本青森县美军三泽基地司令,2009~2010年升任驻日美军副司令。2011年7月,升任驻日美军司令。

 


       去之前,记者就想着要问他一个问题:假如中日两国为钓鱼岛开战,你怎么办?
       其实这个问题很傻,但是,记者实在想不出在这么一个场合,更直接更能刺激他的一个涉及中日之间的问题。
       安杰瑞勒司令官的座位就在记者的边上,手伸过去,可以钩到他的肩。

 


 

 

 


       午餐吃得是西餐,牛排。与其说午餐会,其实还是一个交流会。餐饮后,安杰瑞勒司令登台讲半小时,而参加午餐会的宾客提几个问题。
       安杰瑞勒司令说自己是第五次到日本任职,与日本防卫省和自卫队干部有着很友好的交流。他说,这一种交流,不仅是友人之间的交流,而且还是军人之间的交流,正因为有这样亲密的交流,才会有如今坚固的日美同盟关系。
       他说,日本自卫队中央快速反应部队司令部搬迁到美军横田基地内,美军帮助自卫队训练夺岛作战,都是在这样的交流中,达成了共识,得到了落实。
       但是,安杰瑞勒司令也不忌讳,目前驻日美军存在着三个问题,或者说困难。
       首先是驻日美军普天间基地的搬迁问题。由于日本政府一直未能在这一个问题上,给予美国政府一个肯定的准确的决定,因此也使得美军在亚洲地区的军事新部署计划受到了阻碍。
       其二,驻日美军官兵最近不断闹出犯罪行为,给日本国民带来了伤害,在冲绳更是遭到抗议,因此,美军的声誉在下降,如何强化对官兵的管理,是一个大课题。
       其三,鱼鹰运输机在日本的部署遇到了麻烦。虽然日本政府同意这一种部署,但是未能取得冲绳县民和县政府的理解和支持,训练飞行遇到了很大的抗议。
       安杰瑞勒司令说的三个困难,其产生根源,有2个显然是把责任主要搁在日本政府身上,因此让一些与会的日本人听了,心中有些不是味道。但是,大家还是照样喝茶。

 


 


       轮到提问时,记者早早地把一张写有问题的卡片交给了主持人,直接把问题向安杰瑞勒司令提了出来:假如中日两国为钓鱼岛开战,你怎么办?
       安杰瑞勒司令显然有些准备,他作了如下的回答:
       “在钓鱼岛(注:安杰瑞勒司令用日本的“尖阁列岛”表述)问题上,美国政府已经多次表示过立场,根据日美安保条约第五条的规定,美国负责的日本防卫的范围,是日本行政管理之下的区域,钓鱼岛目前在日本的实际管理之下,应该适用于日美安保的防卫范围。近日,米国上院正在研究这一个问题,想把相关的内容写入国防权限法,国会不同于政府,他们有自己的判断准则,我们没有发表评论的权力。作为驻守太平洋,尤其是驻守日本的美军,我们清楚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但是,我们不会提政府制定什么政策,提供什么计划。万一,钓鱼岛发生了什么事态,作为驻日美军,我们能够做的一件事,就是等待政府的意见。如果政府有命令要求我们介入的话,那么,我们会采取相应的防卫措施。
       我们也清楚钓鱼岛问题的复杂性。帕内塔国防部长在9月中旬访问了日本,也访问了北京,会晤了日本外务大臣玄叶,也在北京与中国新领导人习近平举行了会谈。帕内塔部长向中日双方都提出了一个呼吁,那就是应该通过和平的方法来解决岛屿争端。太平洋和这一海域的和平稳定,对于大家来说都有利,当然也包括中国在内。所以需要大家一起来维护这一种和平与稳定。”

 


 


       安杰瑞勒司令的这一回答,包含了三层意思:第一,美国承认钓鱼岛属于日本实效管理,因此认定这个岛屿适用于日美安保防卫范围;第二,中日如果为钓鱼岛开战,驻日美军是否会参战?需要得到华盛顿的命令;第三,美国政府还是期望中日两国通过和平的方式来解决争端。
       其实,听完安杰瑞勒司令的这一番话,记者觉得我们大可不必在乎美国上院(参议院)将“钓鱼岛适用于日美安保条约范围”的内容写入国防权限法中,因为这是美国政坛的一贯立场,也是上下的共识,不是什么新鲜的东西。但是,连日本都清楚,美国本身是无意于为一个钓鱼岛同中国作战,他们会觉得,美国士兵年轻的生命为日本去付出,不值得。
       那么,美国在钓鱼岛问题上能够帮日本做些什么?最新的动向,就是帮助日本自卫队训练出一支“准海军陆战队”,以便在中国军队攻占钓鱼岛之后,实现夺回这个岛屿的目标。对此,安杰瑞勒司令嘴上没说,心里比谁都清楚。
      午餐会结束后,记者给了安杰瑞勒司令的一个祝愿:希望你不要成为钓鱼岛问题复杂化的添乱者。